發新話題
打印

《張惠言論詞》 清·張惠言

《張惠言論詞》 清·張惠言

張惠言論詞


  △溫飛卿(庭筠)

  菩薩蠻(小山重疊金明滅)
 
  此感士不遇也。篇法彷彿長門賦,而用節節逆敘。此章從夢曉後,領起「懶起」二字,含後文情事,「照花」四句,離騷初服之意。
 
  菩薩蠻(水精簾裡頗黎枕)

  「夢」字提,「江上」以下,略敘夢境。「人勝參差」、「玉釵香隔」,言夢亦不得到也。「江上柳如煙」是關絡。
 
  菩薩蠻(蕊黃無限當山額)

  提起,以下三章本入夢之情。
 
  菩薩蠻(玉樓明月長相憶)

  「玉樓明月長相憶」,又提,「柳絲裊娜」,送君之時。故江上柳如煙,夢中情境亦爾。七章闌外垂絲柳,八章綠楊滿院,九章楊柳色依依,十章楊柳又如絲,皆本此「柳絲裊娜」言之,明相憶之久也。
 
  菩薩蠻(牡丹花謝鶯聲歇)

  相憶夢難成,正是殘夢迷情事。
 
  菩薩蠻(寶函鈿雀金??)

  「鸞鏡」二句,結,與心事竟誰知相應。
 
  菩薩蠻(南園滿地堆輕絮)

  此下乃敘夢,此章言黃昏。
 
  菩薩蠻(夜來皓月才當午)

  此自臥時至曉,所謂相憶夢難成也。
  菩薩蠻(雨晴夜合玲瓏日)

  此章正寫夢,垂簾憑闌,皆夢中情事,正應人勝參差三句。
 
  菩薩蠻(竹風輕動庭除冷)

  此言夢醒。「春恨正關情」與五章「春夢正關情」相對雙鎖。「青瑣」、「金堂」、「故國吳宮」略露寓意。
 
  更漏子(柳絲長)

  此三首亦菩薩蠻之意。「驚塞雁」三句,言歡戚不同,興下:「夢長君不知」也。
 
  更漏子(星斗稀)>

  更漏子(星斗稀)>

  「蘭露重」三句與「塞雁」、「城烏」義同。
 
  △韋端己

  菩薩蠻(紅樓別夜堪惆悵)

  此詞蓋留蜀後寄意之作。一章言奉使之志,本欲速歸。
 
  菩薩蠻(人人盡說江南好)

  此章述蜀人勸留之辭,即下章云「滿樓紅袖招」也。江南即指蜀,中原沸亂,故曰「還鄉須斷腸」。
 
  菩薩蠻(如今卻憶江南樂)

  上云「未老莫還鄉」,猶冀老而還鄉也。其後朱溫篡成,中原愈亂,遂決勸進之志。故曰「如     今卻憶江南樂」,又曰「白頭誓不歸」,則此詞之作,其在相蜀時乎。
 
  菩薩蠻(洛陽城裡春光好)

  此章致思唐之意。
 
  △牛松卿(嶠)

  菩薩蠻
 
  《花間集》七首,詞意頗雜,蓋非一時之作。詞綜刪存二首,章法絕妙。

 菩薩蠻(舞裙香暖金泥風 綠雲鬢上飛金雀)

  「驚殘夢」一點,以下純是夢境。章法似西洲曲。
 
  △馮正中(延巳)

  蝶戀花(六曲闌干偎碧樹 莫道閒情拋棄久 幾日行雲何處去)
 
  三詞忠愛纏綿,宛然騷辨之義。延巳為人,專蔽嫉妒,又敢為大言。此詞蓋以排間異己者,其君之所以信而弗疑也。
 
  △晏同叔(殊)

  踏莎行(小徑紅稀)
 
  此詞亦有所興,其歐公蝶戀花之流乎。
 
  △范希文(仲淹)

  蘇幕遮(碧雲天)
 
  此去國之情。
 
  △歐陽永叔(修)

  蝶戀花(庭院深深深幾許)
 
  「庭院深深」,閨中既以邃遠也。「樓高不見」,哲王又不寤也。「章台」、「遊冶」,小人之經。「雨橫風狂」,政令暴急也。「亂紅飛去」,斥逐者非一人而已,殆為韓、范作乎。此詞亦見馮延巳集中。李易安詞序云:「陽公作蝶戀花,有『庭院深深深幾許』之句,余酷愛之,用其語作庭院深深數闋,其聲即舊臨江仙也。」易安去歐公未遠,其言必非無據。
 
  △蘇子瞻(軾)

  卜算子(缺月掛疏桐)
 
  此東坡在黃州作。鮦陽居士云:「缺月」,刺明微也。「漏斷」,暗時也。「幽人」,不得志也。「獨往來」,無助也。驚鴻,賢人不安也。回頭,愛君不忘也。「無人省」,君不察也。「揀盡寒枝不肯棲」,不偷安於高位也。「寂寞沙洲冷」,非所安也。此詞與考?詩極相似。
 
  △辛幼安(棄疾)

  摸魚兒(更能消幾番風雨)
 
  《鶴林玉露》云:詞意殊怨。「斜陽」、「煙柳」之句,其與「未須愁日暮,天際乍輕陰」者異矣。聞壽王見此詞,頗不悅,然終不加罪也。

  賀新郎(綠樹聽啼鴂)

  茂嘉蓋以得罪謫徙,故有是言。
 
  祝英台近(寶釵分)

  此與德祐太學生二詞用意相似。「點點飛紅」 傷君子之棄。「流鶯」,惡小人得志也。「春帶愁來」,其刺趙、張乎。
 
  菩薩蠻(郁孤台下清江水)

  《鶴林玉露》云:南渡之初,金人追隆祐太后御舟至造口,不及而還,幼安因此起興,「鷓鴣」之句,謂恢復行不得也。
 
  △姜堯章(夔)

  暗香(舊時月色)
 
  題曰石湖詠梅,此為石湖作也。時石湖蓋有隱遁之志,故作此二詞以沮之。白石石湖仙云:「須信石湖仙,似鴟吏飄然引去。」末云:「聞好語,明年定在槐府。」此與同意。首章言己嘗有用世之志,今老無能,但望之石湖也。
 
  疏影(苔枝綴玉)

  此章更以二帝之憤發之,故有昭君之句。

  △王聖與(沂孫)

  眉嫵(漸新痕懸柳)

  碧山詠物諸篇,並有君國之憂。此喜君有恢復之志,而惜無賢臣也。
 
  高陽台(殘雪庭除)

  此傷君臣晏安,不思國恥,天下將亡也。
 
  慶清朝(玉局歌殘)

  此言亂世尚有人才,惜世不用也。不知其何所指。

  △無名氏

  綠意(碧園自潔)
 
  此傷君子負枉而死,蓋似李綱、趙鼎之流。「回首當年漢舞」雲者,言其自結主知,不肯遠引。結語,喜其已死而心得白也。
吾不欲生 遺害眾生
千千海水 聽我是誰

TOP

發新話題